貘黛是懒惰烧酒

沉迷es中 实力vkp+实力宗吹+mika推
大力承包影片mika 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天使♡
欢迎k列

【宗mika】【源氏物语paro】风月情浓 (四 暮雨谈)


※注意事项:
※头一次写文 文笔辣鸡文风辣鸡漂浮不定×
※可能ooc 人物属于晶太太ooc属于我
※本篇纯宗mika 源氏物语paro 不喜勿喷请右转出门
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继续吧√


经此一夜,两人的关系确是降到了冰点。亲王近日也耽于政事与公子也没有过多的交流。

某一日,阴雨绵绵,直至黄昏也未停歇。东殿中也并无多少人侍候;雨夜下房内寂静胜过于常。“公子,有人来访。”帘外的侍女道。公子将手臂依在矮几上,闭目道“便说我今日身体欠佳,恕不见客。”说完便又想沉沉睡去,但也不禁心疑:我在京中也只与老师相交甚深,再者说这时辰怎会有人来访呢?帘外的侍女欲言又止,过了会儿又道“那人指名说要见您……”公子沉思了一会儿,便让侍女将那人迎进来将帘子拉起,并在屋内点上灯烛。

过了一会儿一阵足音由远到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至公子耳中。“近日来可安好。可有受什么委屈欺负,要有就尽管跟姐姐说。”但见廊中走过来的人身材修长,气度内敛。头发像柳丝般柔顺且细腻。身着淡紫色衫,外罩暗红面子蓝里子褂。

此人便是公子曾居须磨的旧友:鸣上中将。中将多年前与公子便有深厚交情,只因一些家族事物原因举家迁至京中,此后两人略有书信来往,但这份情意日渐深厚。

中将手握一支春樱递给公子,并附诗道:
“此花恰似吾至爱
  难慰愁肠眼底泪”
此花如你,何故如此闷闷不乐。我自知外面谣言四起,可你也莫要整容愁苦不堪。实在不行我就替你另寻个住处,省得你每日郁郁寡欢,叫我看了也替你难受。”

中将常因宫中宿值,也听得宫中女官侍女闲谈,有些甚至将话说的极其刺耳。本来亲王在京中也是出了名的喜好美色之人,自然风流名声传至各家女子当中,各家小姐们自然希望和亲王有一番露水情缘。但谁曾想亲王却对一乡间少年多加照拂,自然引得那些女子心生妒火,便有了那些流言蜚语。

公子听完中将这一番话有些讶异,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道“这可确实…并无半分虚言吗?”中将见他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感觉自己说的有些过头了,便坐到公子身边温言相劝道“你若是真愿意跟在他身边,自然就会有一些流言蜚语。但你却又不知他身边是否还有其他各色女子,而且那人出身高贵,眼光自是比常人要高远一些,但你可有把握将他的真心握在你自己手中?而且多年前那人追求仁兔中将时的举动也算名震京都,况且他还未完全放弃追求,可不使你的处境更为尴尬了吗?”中将轻轻的扇了扇手中的扇子“小美伽呐,你可要想清楚了呐。爱恋这种事呐看起来风雅,实则其中种种滋味可苦不堪言哩。”

中将拉着公子絮絮叨叨的聊着“我倒是有些看不上那位亲王,虽说出身高贵但气势凌人,行为也不甚检点…”待中将话音未落,公子轻轻咳两声。中将自知失态,用桧扇捂了捂嘴角,叹了口气“我这么想也是为你着想,你若是执意我自然不会阻挠的。”说完便附诗一首。
“春樱无由轻绽放
  难慰春风不解意”
公子回应道:
“浅樱迎风抬首笑
  当初邂逅也应缘
这或许就是缘分使然,使我历经这等事罢。”公子闭眼扶额道。

公子情衷于亲王,自是人间风月长恨,情意绵绵等事的一段罢了。

——————————分割线——————————

闺蜜谈心× 超喜欢岚姐姐和mika的相处模式,太可爱了这两个人!!!

本来想写一段兔mika的对手戏的,然后就被砍了×(后面可能会有写回来

下一章可能是兄弟谈心(咦?!×
宗老师那里我准备让老零去开导开导×

可能会拖更, |・ω・`)灵感它离家出走了×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宗mika】【源氏物语paro】风月情浓 (三 春樱泪)


※头一次写文 文笔辣鸡文风辣鸡漂浮不定×
可能ooc 人物属于晶太太ooc属于我
本篇纯宗mika 源氏物语paro 不喜勿喷请右转出门
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继续吧√

待宴会结束后,亲王拜别了昔日旧友后便吩咐了下人们收拾残局,亲自抱着公子回了五条院东殿。待到了东殿后,亲王将公子放在榻上点起了烛火。

此时明月初现,皎洁的月光撒向殿中与烛火之光相对称。公子抱着那琵琶,笑道“老师您看,我这琵琶声不也将月亮唤出来了。”语毕便拉着亲王的衣袖拉他一起坐下,还边仰头问道“还有今日宴会上的那首曲子如何?”亲王见他这幅模样便随口夸赞了几句,便唤侍女去熬制些醒酒汤待会送来并给他换了一身常服。但公子却拉着亲王的衣袖不松手,亲王见此情景知晓公子还在醉酒之时便也随了他去,与他同坐在榻上。“老师,今夜月色真美。与我们相遇那日一样。”说完,便伏在亲王肩头沉沉睡去。

待一夜过去,公子悠悠转醒发现亲王与自己同榻而眠,不由得慌张起来。这番动作惊动了还未睡醒的亲王便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让他噤声莫要再一次吵醒他。公子心有慌张但也随了亲王而去,便这样靠在亲王怀中又沉沉睡去。待亲王转醒,发现自己怀中的公子又沉沉睡去,不禁心中略有异样之情,但转念又把那念头压入心间,暗自命令自己不去多想。

时光易逝,冬去春来。三月间樱花飞舞,飘于晴空。那日公子听侍女们私下闲谈亲王旧日曾有一心仪之人,只不过那位心仪之人对亲王并无意,也令亲王神伤已久。公子自那日听见这些闲话,便总是将自己闷在东殿不常露面。

但那日亲王外出归来,带回来一位身量娇小容貌俊佳的小公子,那位小公子便是亲王旧日的心仪之人仁兔中将。中将此番回京便被亲王接进五条院“叙旧”,之后的一段日子亲王便有的没的常邀中将来五条院小坐,引得公子更将自己闷在东殿里不常露面了。

一日,中将称病未来五条院,亲王便行至东殿看望公子。待亲王行至东殿,发现帘下散落着许多草纸。亲王俯下身看见纸上潦草的写着几句诗,便将那些纸拾起往殿宇深处走去。亲王行至殿宇深处,却发现公子伏在书案上睡去,身边的香炉燃起袅袅香烟,书案旁还放置着似是公子自己折下的春樱枝摆在书案边。“真是的,如此不懂礼数。也不怕叫侍女们笑话了去。”亲王心中略有不满,但发现案上的草纸上写着:
“不显娇艳暗藏香
  折枝心境若此花”
这纸上还有许多涂改的墨迹,看来是几经修改才写的如此工仗。

亲王见此诗想到几日前侍女们私下谈论公子这几日的异样提起笔便在后面添加了两句,
“赏花焉存窃香意
  既遭猜疑即折枝
这切不可胡言乱语啊。”亲王心中的异样之情愈加严重,便在东殿停留多时,待公子醒来。

天色似乎知晓人意,忽然间暗淡了许多。到夜里,春意料峭,酷似冬天。萧萧寒风刮个不停,差点就将屋中的烛火吹灭。一袭寒风刮过,公子渐渐从睡梦中转醒,看见亲王端坐在自己面前,慌乱中起身发现书案上的草纸少了一张,抬头发现被亲王拿在手中,不禁心中暗想:莫不是自己的情意被发现了?便膝行至亲王面前,诉说自己对他的情意,听起来确也是真真切切,情意绵绵。亲王大惊,即刻变了脸色怒斥公子,起身离开东殿。

但行至帘外,冷风呼啸,将殿内烛火吹灭,亲王站在帘外听见屋内公子细微啜泣声,悲痛之感从心中溢出,几欲掀开帘子回到殿中搂着他好好安慰一番,但还是站在帘外许久才无声离去。

殿内公子细声啜泣,不禁悲从中来痛声自叹:当初不如留我在须磨存于山野之中,何苦来此历经这等爱恋之苦,真是叫人心痛不已。

一想到此便更不由得又叹息起来。

——————————分割线———————————
其实我这人很好勾搭的……这会让兔兔露了次脸 耶×
要是有什么建议欢迎评论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宗mika】【源氏物语paro】风月情浓 (二 红叶宴)


※注意事项:
头一次写文 文笔辣鸡文风辣鸡漂浮不定×
可能ooc 人物属于晶太太ooc属于我
本篇纯宗mika 源氏物语paro 不喜勿喷请右转出门
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继续吧√

少年低头沉思默不作声,此刻心想到“此人也真是奇怪,但是若跟了他自然也可解眼下之愁,但是我要是这样贸然同意乳母会不会责怪我啊……”半晌才缓缓抬头道“这件事请容我三思…”说完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匆匆转身离去。

自从此事之后,大纳言便时常到这小公子家来访。可那小公子不是闭门不见就是称病推辞,也着实令大纳言有些恼怒。便想“这也真是个脾气大的人,若不是他这一身才学自己也断断不会看上此人的。”

就在这两人这样兜兜转转时,谁也不知道两人其中的谁先转变了心思。那日大纳言来访,小公子不知怎的突然转变了心意欣然接受了大纳言的请求,着实令大纳言欣喜不已。

大纳言后遂得知那小公子名影片美伽。美伽公子也由于年纪尚小便被大纳言接至他所居住的院落之中。公子的乳母得知此消息后也没有过多的意见,她服侍公子从小到大也熟知公子的脾性也只得随了公子去了。

大纳言与公子时常相处在一起,两人也常于院落中其实好无聊呀求求成龙也便随风而下拨弦弄丝引得侍女们也常常隔着帘子侧耳倾听还有更甚者将帘子悄悄掀起多偷看那两人几眼。公子见大纳言才学不凡遂拜大纳言为师,并已“老师”尊称。

时过境迁,春去秋来。京中朔间亲王传信,唤大纳言回京并复为亲王位。斋宫亲王收到信后喜极而泣,遂命人赶紧收拾行装即日启程回京。那日公子前来拜见亲王见院落中正在收拾便问到“这可是要去往京城了?”亲王面露喜色答道“此番得旧友通风报信,着实令人欣喜不已啊。”公子听完此番话后便不由得心乱如麻,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老师这一去京中…是不是就永不回来了……”谁知亲王回头看向他开口道“自然是不会回来了,但你也随我一起去。我岂能丢下我的弟子不管呢。”

公子听完这番话有些感动,不禁喜笑颜开拉着亲王问东问西。令亲王又气又怜,气他如此不懂礼数活脱像个幼童也又怜他稚气未脱还是一团孩气,也不好发火只得训斥几句便在这几日教他礼数。

秋意渐浓之时,亲王回京便搬回了旧日居所五条院。此时正值深秋时节五条院的枫叶已红,此时正为绝佳赏景之时的亲王便邀旧日朋友至五条院相聚。几日后,五条院秋意正浓,红叶片片随风而下。亲王旧日朋友分别为朔间亲王,日日树太政大臣,深海中郎将以及逆先大将家的幼子。

设宴那日,五条院歌舞升平,丝竹声不绝于耳。几位大人于院中席地而坐共赏美景。此时随亲王一道回京所居住的东殿的美伽公子听闻丝竹管弦之声便行至廊上观看。此时秋风微拂,树上的红叶被吹落片片。见此情景不禁张口赋诗道
“深秋红叶悠悠落
  风送笛韵仙乐音”
虽然近几月经亲王教导,公子也渐学了礼仪歌赋等事,但未经历练赋诗也未必有几丝工仗。

“听闻斋宫谪居时收了位弟子,我们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让那样挑剔的人都肯悉心教导。”太政大臣饮了杯酒调笑道。“怪不得你回信时还说要带一个人回来,便是你那位弟子啊。”亲王见旧友们都对自己这个弟子追问不已便唤来侍女将他请来。

话说那斋宫亲王将公子带在身边后日日教习他琴棋诗画。公子虽然生得一副绝佳容貌,性子也是温顺乃至有些过于听话,悟性确实是中等,也着实令亲王头疼不已。

此时日暮西沉,明将上空 薄雾中的迷蒙淡月映衬院中红叶片片。响彻了一下午的丝竹声弦渐渐停歇。众人小酌几杯各有一丝醉态。公子倚在亲王身边身边横放着刚刚演奏的琵琶,手中把玩着那拨子。公子小饮几杯神色有几丝迷蒙,指着那薄月道“不用扇子,拨子亦能唤出月亮。”说完抬头望月姿容甚是娇艳。逆先大将家公子笑道“用拨子招回落日有理,但你却言能唤出月亮,真令人迷惑。”美伽公子笑道“虽未能唤回落日,但这拨子却与月亮有缘。”

众人大笑,赞叹不已。

——————————分割线——————————
第二章就是这样子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宗mika】【源氏物语paro】风月情浓 (一 胧月夜)

*注意事项:
*头一次写文 文笔辣鸡文风辣鸡漂浮不定×
*可能ooc 人物属于晶太太ooc属于我
*本篇纯宗mika 源氏物语paro 不喜勿喷请右转出门

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继续吧√



那夜,斋宫大纳言从梦中转醒,忆起几日前被天皇下令谪居须磨已是事实,却已是无力回天,只得唤了侍女起身更衣,去往附近浦上散心。

这斋宫大纳言之前位居亲王之位只因宫中变故而受到牵连,贬官大纳言并谪居须磨。
夜,明月高悬。大纳言远眺眼前海岸,耳畔传来海浪拍击岩石之声。大纳言忽闻一阵琴声从远处传来,与那涛涛海浪声相对,大纳言不禁心中生疑,暗想:此时还会有何人在此?并且如此美妙琴音,想必也并非一般俗物。便循着那琴声前去一探究竟。

此时月上中梢,月光下泛出淡淡薄雾。大纳言顺着琴声前去,发现浦边有一间古旧宅邸,宅中此时还泛出点点烛火。大纳言远观只见箦子上有一玄色衣衫的男子低头抚琴,身边一位年纪较长的女子在其身侧一段距离。单从女子的服饰来看,墨色单衣配上几枚白色小花薄裘,绯色裤裙表明了她已婚妇人的身份,简单一套服饰已衬出她气度平和身着稳重。

男子看身量似是个少年。一曲终了,少年抬起头来,露出俊俏的脸庞,那少年有着格外优美的容貌,双眼均为不同颜色,左眼是如同星辰般的金色,然而,右眼却是如深海般深邃的蓝色。大纳言原在京中也是也是出了名的喜好美色的风雅之人,见此情景也恍若神妃仙子下凡,便也呆愣在那儿不知所言。

只见少年重重地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乳母——右进君道“乳母,自家母仙逝后,你也不必如此操心于我……”话还未落便泪如泉涌。右进君也是自小看着这位公子长大的自然也懂得他所想。小公子将琴放置一边对右进君道“乳母,我心绪不佳,你且将琴收起来,让我前去附近逛逛吧”

少年行至浦上,从怀中掏出一把短笛吹奏了起来。少年周身似是围绕着淡淡薄雾,让人感觉难以接近,但是少年的笛声又似乎在引诱着让人靠近,实实让人难以决断。一曲终了,少年转过身来发现大纳言正在自己身后,呆愣片刻才慌乱道“不知这里有人在此,是我冒犯了”“无妨。听你的笛声似是乐坊中人吧”少年点点头“是…家母以前是乐坊中人,将此笛传于我。只不过家母几个月前已经仙逝也只不过留我一人再世罢了……”言毕又似是忆起那伤心事,边用衣袖抹了抹眼泪。

大纳言心觉这孩子颇为可怜,如此年轻便成了孤儿,和乳母相依为命。并且心有爱才之意,便对那少年道“我本京中权贵,只因深受权谋斗争谪居于此。见你才学聪颖,可愿以后随我入京继续深造?”

大纳言此前在京中也是极善器乐之人,并与朔间亲王等人互有深交,也是才华横溢之人。并且这份爱才之意,实叫人不好拒绝哩。

——————————分割线———————————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要是各位有什么意见建议和灵感请多多评论哦♪